我的位置:首页>文章详情

融资6轮的“衣二三”关停 共享衣橱路在何方

近日,共享衣橱企业“衣二三”发布了一封“感谢再见,后会有期”的告别信,宣布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。记者联系了在线客服,客服遗憾地表示因业务调整“衣二三”确实将于8月15日关闭服务,届时,“衣二三”APP及相关小程序、网页版均会停止运营,无法再登录。作为共享衣橱行业的头部公司,“衣二三”此次的黯然离场不仅为其共享衣橱时代画上了句号,或许也是这一赛道走向终结的缩影。

昔日资本的宠儿,曾获六轮融资

在那个“万物皆可共享”的时代风口里,“共享”概念的触角伸到了女性服装消费市场,2014年,随着“女神派”的成立,共享衣橱正式在中国拉开帷幕。2015年,“衣二三”成立,其主打包月租衣的服务,以订阅会员制的方式为都市白领女性提供品牌时装的日常租赁。“女装是一个2万亿的市场,如果将来有一半人愿意用我们,那我们不就能做1万亿?”“衣二三”创始人刘梦媛曾这样憧憬过。

能穿名牌又不多花钱,直接对标都市白领女性的需求,再叠加正处于“风口期”共享经济,“衣二三”很快就吸引了资本的注意。据天眼查显示,“衣二三”刚成立时就获得了滴滴的天使投资人王刚的注资。2016年4月,“衣二三”获得由IDG资本领投,真格基金、清流资本、金沙江创投跟投的千万美元A+轮融资。2017年3月,“衣二三”完成由磐霖资本领投,志拙资本、UOB Venture Management、非同凡想创投、金沙江创投、IDG资本、真格基金跟投的B轮2000万美元融资。2017年9月,“衣二三”完成由阿里巴巴、软银中国、红杉中国联合领投,金沙江创投、IDG资本、磐霖资本、天使投资人王刚、志拙资本、真格基金等老股东跟投的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。2018年,阿里巴巴又单独对“衣二三”进行了战略投资。

投资巨浪涌来,“衣二三”被资本推向巅峰,不仅入选2018年中国新消费产业独角兽榜单,其数据表现也十分亮眼。刘梦媛曾向外透露,“衣二三”在2019年5月正式开始盈利。鼎盛时期,“衣二三”的注册用户超2200万,平台上线品牌超500个,其中使用超过一年以上的用户占月活跃用户的65%。此外,刘梦媛还曾上榜福布斯《2018中国商界25位潜力女性》,“衣二三”也登上《2019一季度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》榜单,被认为有10亿美金估值潜力。

规则频繁变动,明星公司陨落

如今,随着一封“感谢再见,后会有期”的告别信,“衣二三”表示因业务调整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,从“10亿美元估值潜力”到“黯然关停”,“衣二三”的倒下,令人唏嘘不已。尽管当前的市场环境不是特别有利于共享衣橱的发展,但“衣二三”也不至于走到今日这般田地,所以关停的原因或许还是来自其自身。

据了解,“衣二三”用户每月只需支付499租金即可成为会员,可以无限次试穿平台所有品类的服装,每次可租借三件衣服,“成功下单租衣后,48个小时可以下新单”,听上去很划算。然而初期的承诺由于运营成本太高难以达到,2018年“衣二三”决定修改条款,变成“成功下单租衣后,在收到服装2天后的24:00可以下新单”,原来的顺丰快递也被降级为普通快递,使用顺丰还要另外付费,跟此前相比,同样的会员费,用户能享受服务的时间大大缩短。这样的新规直接压缩了消费者的租衣时长,导致“衣二三”订单大量下滑。

对于在平台活跃的忠实会员,“衣二三”的做法更让人“心凉”,其用户协议里甚至加了一条,会员任何使用行为都将被视为对服务条款的完全接受,“包括接受衣二三对服务条款随时所做的任何修改”。由于“衣二三”态度极为强硬,大批用户发起投诉。

由于订单下滑,营收受到影响,“衣二三”开始尝试各种方法拓宽其营收渠道,2020年3月,“衣二三”正式上架洗衣业务,后来又在短视频平台进行二手奢侈品的直播,以及试水二手衣物的置换业务,但消费者并没有为这些业务“买单”。“衣二三”从“受资本青睐,融资数亿”到“感谢再见,后会有期”,一直都有迹可循。

相继宣布倒闭,共享衣橱风口不在

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,更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失败,“衣二三”的离场正是共享衣橱行业的一个缩影。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目前已有去租吧、跳色衣橱、有衣、爱美无忧、喵搭等近10家共享衣橱企业停止运营。记者查阅相关信息,走访位于优德app下载的一家女神共享衣橱店,然而所在地已经重新开设了一家美容护肤公司,联系电话已经为空号,曾经站在风口的共享衣橱为何会走向沉寂?

从目前的用户数来看,共享衣橱仍旧是一门小众生意,尽管近几年共享经济异军突起,与之相关的共享充电宝、共享汽车等走进消费市场,作为其中一员,共享衣橱与其他共享商品存在明显差距,衣服更具私密性,用户对于共享衣橱的接受程度并不高,消费习惯尚未形成,因此,它走向大众化还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。

除此之外,运营成本过高也是共享衣橱亟待解决的问题。每次衣服出租,都要保证衣服的维护和清洁,开一家共享衣橱等于开一家干洗店;衣服的投放和回收,都需要转运仓和快递员,开一家共享衣橱等于开一家快递公司;用户在平台租衣服需要咨询客服相关信息,开一家共享衣橱又是开一家电商公司。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大量资金支撑,可想而知共享衣橱可赚取的利润空间是少之又少。

最后,记者在几类共享衣橱APP的评价中看到,共享衣橱的用户体验度越来越差,很多消费者评论“提前一个月下了订单,预约送货,一直查不到物流信息”“寄送越来越慢,全程在耗时间”“客服回复率极低,售后服务堪忧”“衣服寄过来起球严重,还有香水味”。留不住用户的共享衣橱,也只能在悄无声息中滑落谷底。

事实上,在共享衣橱行业,“衣二三”坚持的时间算比较长的,大多数项目都没有撑过三年,最短的只有一年。放眼整个共享经济赛道,都逃不过从资本追捧到趋于理性的发展轨迹,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们应该思考的是当失去资本续命后,还能够靠什么去证明其商业价值,逃过被淘汰出局的命运。

优德app官方下载安装日报/优德app官方下载安装网记者 栗萱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